菜单导航

menu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 煤炭巨头卖矿泉水面临资金考验

煤炭巨头卖矿泉水面临资金考验

2016/5/7 11:19:30

业外资本对于矿泉水市场的热情愈演愈烈,4月又有一家能源企业宣布涉足矿泉水。山西第二大煤炭企业晋能集团旗下公司沁园春矿泉水产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沁园春”)18日发布矿泉水新品“沁园春”,定价中端,成为晋能集团这家能源企业转型多元化的尝试。虽然有业内人士认同矿泉水行业的前景,但是对于能源企业跨界矿泉水,且在竞争程度白热化的领域推出全新产品,行业人士表示站稳脚跟难度较大。

 

水产业以快速的行业增长吸引了包括中石化、中国国储等多家“门外汉”的介入,而此次推出新品的沁园春是晋能集团旗下公司,推出的新品价格为350ml/2.5元、500ml/3元,竞争对手直指百岁山。

 

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,新品锁定全渠道,目前正在铺货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也是该公司的重点目标。除了全渠道的目标之外,沁园春也有着十年做到100亿元的销售目标。

 

“年销售100亿元相当于目前华润怡宝的水平,少于农夫山泉的年销售额。”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如是介绍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在与长白山、巴马以及西藏、青海等水企较为集中的水源地不同,此次沁园春选择了山西省长治市沁县的七星泉作为水源地。

 

综合上述信息,朱丹蓬初步分析认为,作为转型的重点项目,晋能集团选择水产业具有合理之处。正如沁园春总经理王凯介绍,2015年我国饮料产业总产量达到了1.77亿吨,其中包装饮用水产量为8755万吨,比2014年同期增长了12.15%。中国饮料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康永璞也介绍,从产量所占比重来看,包装饮用水的比重也正在加大,占到了饮料总产量的49.64%。

 

然而并非所有企业都能有机会和能力把握住行业增量。朱丹蓬进而指出,首先从水源地上看,山西七星泉没有背书,打响品牌需要更长的时间和精力;其次,跨界意味着没有网络基础和行业经验,这对于产品存活而言是更为严峻的考验;第三,做水的生意,前期投入通常是第一年营业额的10倍以上,成本包括了人员、广告、促销、物料等,因此企业能否得到持续且大量的前期资金投入也成为了关键;第四,2-3元水可替代的产品非常多,除了百岁山以外,价格稍低的农夫山泉和怡宝已经具备稳定的消费群体和品牌基础,如何吸引新用户且导流老用户也是该新品的难点所在。

 

“另有一点,想要实现全渠道、全国性的布局,品牌的推广非常重要,而这又是烧钱的投入,且不见得见效。”朱丹蓬坦言。

 

据了解,目前沁园春的总投资达到了12.5亿元,而按照朱丹蓬的介绍,要实现盈利是个长期的过程,期间仍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。然而从沁园春母公司晋能集团的经营状况来看,支持力度很有可能不是十分理想。晋能集团此前公布的2014年前三季度财务信息显示,前三季度营业收入601.49亿元,同比减少了866.57亿元,降幅59.03%;净利润只有40万元,降幅为37.75%。

业外资本对于矿泉水市场的热情愈演愈烈,4月又有一家能源企业宣布涉足矿泉水。山西第二大煤炭企业晋能集团旗下公司沁园春矿泉水产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沁园春”)18日发布矿泉水新品“沁园春”,定价中端,成为晋能集团这家能源企业转型多元化的尝试。虽然有业内人士认同矿泉水行业的前景,但是对于能源企业跨界矿泉水,且在竞争程度白热化的领域推出全新产品,行业人士表示站稳脚跟难度较大。

博罗县聚源饮用水有限公司(罗聚源) 罗浮山桶装水,罗浮山瓶装水,罗聚源桶装水,罗聚源瓶装水

地址:博罗县罗浮山风景区横河镇石屋老鸦旋龙底

电话:0752-6758675  0752-6109698 生产,销售:饮料瓶(桶)装饮用水类(其他饮用水);销售,维修:饮水机.

水产业以快速的行业增长吸引了包括中石化、中国国储等多家“门外汉”的介入,而此次推出新品的沁园春是晋能集团旗下公司,推出的新品价格为350ml/2.5元、500ml/3元,竞争对手直指百岁山。


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,新品锁定全渠道,目前正在铺货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也是该公司的重点目标。除了全渠道的目标之外,沁园春也有着十年做到100亿元的销售目标。


“年销售100亿元相当于目前华润怡宝的水平,少于农夫山泉的年销售额。”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如是介绍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在与长白山、巴马以及西藏、青海等水企较为集中的水源地不同,此次沁园春选择了山西省长治市沁县的七星泉作为水源地。


综合上述信息,朱丹蓬初步分析认为,作为转型的重点项目,晋能集团选择水产业具有合理之处。正如沁园春总经理王凯介绍,2015年我国饮料产业总产量达到了1.77亿吨,其中包装饮用水产量为8755万吨,比2014年同期增长了12.15%。中国饮料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康永璞也介绍,从产量所占比重来看,包装饮用水的比重也正在加大,占到了饮料总产量的49.64%。


然而并非所有企业都能有机会和能力把握住行业增量。朱丹蓬进而指出,首先从水源地上看,山西七星泉没有背书,打响品牌需要更长的时间和精力;其次,跨界意味着没有网络基础和行业经验,这对于产品存活而言是更为严峻的考验;第三,做水的生意,前期投入通常是第一年营业额的10倍以上,成本包括了人员、广告、促销、物料等,因此企业能否得到持续且大量的前期资金投入也成为了关键;第四,2-3元水可替代的产品非常多,除了百岁山以外,价格稍低的农夫山泉和怡宝已经具备稳定的消费群体和品牌基础,如何吸引新用户且导流老用户也是该新品的难点所在。


“另有一点,想要实现全渠道、全国性的布局,品牌的推广非常重要,而这又是烧钱的投入,且不见得见效。”朱丹蓬坦言。


据了解,目前沁园春的总投资达到了12.5亿元,而按照朱丹蓬的介绍,要实现盈利是个长期的过程,期间仍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。然而从沁园春母公司晋能集团的经营状况来看,支持力度很有可能不是十分理想。晋能集团此前公布的2014年前三季度财务信息显示,前三季度营业收入601.49亿元,同比减少了866.57亿元,降幅59.03%;净利润只有400万元,降幅为37.75%。


services
  • services

  • 07526758675